请输入关键字
媒体聚焦
身穿白大褂,却不是医生或护士;专职做社工,却不在社区办活动。作为首都儿科研究所的医务社工,90后大男孩乔踔总要不厌其烦地向患儿和家属介绍自己的身份。尽管会被拒绝,甚至被误解...
对首都儿科研究所新生儿内科病房来说,今年的春节和往年一样,有很多早产宝宝要在这里度过人生中第一个春节,这些小宝宝不仅体重轻,而且各脏器功能发育都不成熟,需要闯过多道难关,就让...
在北京各大儿童医院周边,有9所河南省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设立的“助医小家”。5年多来,小家为1277个经济困难的大病患儿家庭免费提供住宿,还有志愿者定期来给他们做饭、听他们诉苦,让这些家庭觉得自己不是“孤岛”。去年底,3岁半的哆哆(化名)一家...
大年初七,春节后上班第一天,北京朝阳医院心内科外排起长队,全天接诊602人次,跟高峰时段不相上下。而在首都儿研所和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,消化系统疾病患者和颈椎病患者也比平时多出不少。生活不规律老毛病犯了 “一上午看了45个人,节后第一天的...
接触到人类皮肤的那一瞬,小小的早产儿拼命睁大眼睛,想要看清“妈妈”的模样,随即陷入了黑甜的睡眠。相比机械的保育箱,来自母体的温度、心跳、抚摸,有着独特的疗效,这种皮肤贴着皮肤...
“医生,15床吐血了。”“涛子,维生素K13毫克肌注,凝血酶半支静脉推注,准备5%的甲肾上腺素盐水洗胃,郑淼,马上请血库紧急配血。”2021年1月20日上午,首都儿科研究所新...
1 2 3 4 5 7 跳转 加载更多
也许您还想知道这些